冰岛.破梦而行 - 海盗王.基德作品

207点赞
30评论
尼康D5(单机)

购买价格:39900元

购买时间:2017-1

购买地点:北京

9.6
  • 性价比
    10
  • 手动操控
    8
  • 电池性能
    8
  • 屏幕效果
    10
  • 成像效果
    10
  • 产品做工
    10
优点
  1. 各方面都表现优秀
  2. 体积较小,易拍易带
VS
缺点
  1. 价格略贵
  2. WIFI要另配不方便
1

首秀、冰岛与缘分

2018年3月15日

这段视频各位一定要点开看哟,记得开音箱,这是我个人首次处女秀哟,你们随意打个分,哈哈,另外故意没配上字幕,这样每个人也许会有不同的解读,我更喜欢开放式的感觉!

  记得多年前,我总爱把玩着地图,指尖从世界每一处角落轻抚划过。脑海和眼前,都是足迹曾踏过的地方——打量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不是孤独的:世上还有很多和你一样的灵魂,他们栖居在何处,在做什么样的事,从前我无处追寻,也无法获知;一旦切身走近他们的国度,走进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生命和灵魂便与我有关了。

  这,也就是我乐此不疲地走在路上之原因,也许每个人都对遥远有着一种特别的情愫。

诗人海子说: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但远方之于我却是实实在在的,那儿有奔腾的海潮,静谧却斗转的星空,看不尽的岩石和丝毫不相同的微笑的眼睛。

  当我目光所及的西北,地图在冰岛以北跌宕回转。那儿已近乎世界尽头。又也许,每个人对“尽头”都有一种执念,你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只知道自己想要探索未知,探索边界。无数次在心中暗暗攥紧拳头,做下决定:以后一定要踏上那片土地,追寻属于自己的尽头。

  逝者如斯,房间里遍布大大小小的地图,我渐渐可以讲述越来越多国度的故事。但冰岛,却一直未敢去触碰——三十多岁的人生,离起点渐远,忘记来时的滋味儿;尽头又太过于绮幻。触碰尽头,就是终结尽头,我不敢在这样的年岁里洞悉尽头的秘密。

  直到前些日子的十月,借着一项工作的机会,我终于阴差阳错地来到这座令我有种莫名情绪的极北之岛。

  乃至于,在整个旅途,呼吸着岛屿冰凉、弥漫着白色情绪的空气,我都觉得自己始终在人间彼岸,只再差一口气儿,就可以飘飘欲仙。

  一行人经巴黎转机,再经过三个小时的跋涉,就能降落在冰岛的西南部的凯夫拉维克机场。

即将落地之前,拍下窗外冰岛朦胧的光影。

******本篇原作者为【星辰大海-海盗王.基德】,所有版权归【星辰大海-海盗王.基德】一人所有*********

2

第一个迎接我们的竟然是头猪

2018年3月15日

  我所在的山城重庆常年浓雾氤氲,尤是冬天,很难看见热乎的阳光。飞机上的此番温暖,让我感到也许即将降临在身上的并不是极寒,而是明媚。

  也许,属于我的一场白日梦,也即将投进脑海。

  抵达机场已是下午。刚踏出到达口,一阵冷风刮过,在巴黎的衣着明显已不适合冰岛的气候。

看了下气温,只有零上三度。

  冬气肃杀的极寒之岛,因为寒冷的缘故,城市的浮华和喧嚣好像都被剥离而去,纯净的蓝,极致的白,每一种颜色都单纯到透明。

决定直接去提车,还好车行不远,距离机场只有五分钟的步行距离。

机场离雷克雅未克市区还有差不多四十分钟的车程。

放好行李后,众人就急不可耐的想去填饱肚子。

没想到最先迎接我们的,是这头猪。

  进屋后又迎来了另外一头猪,差点让我误以为整个冰岛满是猪了。

  冰岛的节奏很慢,甚至还被某些旅游网站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这儿的人们似乎都有一种调侃又可爱的生活方式,可以用猪来充当“迎宾门童”。还有许多可爱的小玩意儿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一走就是一处小惊喜。每个人也不会计较太多,总是用精致又小巧的一切,点缀朴素的生活。

由于这趟来是带着工作任务,所以我知道接下来十多天的日子里,可能饮食上会亏待下自己和团队了。

所以决定到冰岛的第一顿,就让大家吃过瘾吧。

四人点完这几大盘,开始大块朵颐起来。

当然,对于我这个重庆人来说,世界各地的美食,只要不辣,都只能叫勉强尝下味道,顺便填下肚子。

  吃完饭去付款,查着帐单的我的手,开始颤抖。

  尼玛好贵啊,这几盘算下来就接近人民币3000元。

  此刻我的内心后悔了,而且已经盘算好,如何拐带这帮吃货跟着我天天吃方便面了。

3

西北方向的斯奈半岛

2018年3月15日

  酒足饭饱后,加上长途飞行的旅途劳累,本来以为可以好好睡一整晚,结果可能是周末的原因,我们又住在市政厅附近,从十二点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都不停有一大群人在酒店楼下的街边喧哗,有点恼火。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离开了雷克雅未克,行向了西北方向的斯奈半岛。

  金黄的地平线在远处消失,将透蓝的天幕和人间切割开来。彩虹是唯一的信使,但她也在半道儿上淡出视野。

  不禁想到杰克凯鲁亚克多年以前,在某条未知公路上,他是否也和我一样对着远方踌躇思索?

  出城之后,朦胧印象中冰岛本来的模样,才带着秋天的色彩慢慢地显现出来:人迹罕至的平原甚至看不到生灵途径的痕迹,云压得比心更低,心便腾架在天空之上了。金黄和蔚蓝组成目光所及的所有色彩,每一口空气都是凉意和满足。

  行驶在这样的路上,旅行的愉悦就就会在不知不觉中的充满整个车厢。一行人暂且放下手机,远离社交网络,我们不顾寒冷开着车窗放声歌唱,唱摇滚唱乡村民谣,要是再有一把吉他便甚是完美。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甚至回到了18岁。

  高纬度地区的柔和阳光,就像是自然界里最神奇的摄影师,随着心情在大地上布下不同的光影。

大地自然就成了最美的模特,这模特还有点脾气呢:她就在那儿执拗着不动,无论你用何种信徒的眼神瞻仰,她始终岿然不动,却风情万种。

一路走走停停,在下午时分抵达了此行的第一站Arnarstapi,位于斯奈半岛西南陲的一个海边小镇。

  冰岛的房子跟北欧另外几国的简洁风还不一样,简洁之中还透着一股性冷淡的调调。

  这幢火山脚下的小房子,孤独到极致。遗世独立,不与任何人相争,亦不与任何事纷扰。这种孤独,却能让你感到温暖从身体内部开始蒸腾。

同行的好友小雪,也是此行唯一一个女生,站在身后的草地上自拍,回头顺手就拍了一张。

  沿着海边步道行走,无风的镜湖就这样给了我一座山的完美倒影。

我多想在这自然之镜中看到自身,看到内心最赤裸的真我,这样的镜太过犀利,能够洞察所有人的过往。

这样的玄武石柱状断层地貌,在上个月去北爱尔兰时也看见了不少,很有特点。

回望一下小镇身后的山峰

石头堆砌起来的一个大胡子老翁形像,据说这就是斯奈菲尔火山的化身。

小镇草坪上还放有一艘当年维京人航行用的独木舟

这几天住的酒店环境非常不错,面朝大海,在斯奈菲尔火山脚下

窗外还有金黄一片的草丛

就算坐在落地窗前静静放空,应该也能坐好久吧

酒店外观虽然没太大感觉,但是胜在环境和地理位置。

  想到如果把室内的灯全关掉,就可以直接在房间里拍星空和极光啦。这样全天然的星空屋让我兴奋不已,想到万里之外自己费心费力营造的“星空卧室”,在冰岛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享受到,恨不能每天晚上在这里徜徉。

  到了晚上,果然见到了紫色极光和数颗流星从窗外划过。

4

长满异域生物的海礁

2018年3月15日

  年少的我还听信美丽的传说:流星光临地球时许下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现在,我虽只相信承载梦想的唯脚踏实地,但是在异乡的小镇,看到外来星体将天空点亮,还是不由地垂头默念心中所望。这样的习惯对我来说是极好的,人总要有信仰的力量。

  隔日一早,我们得折回雷克雅未克去提第二辆车,所以一大早就往回折返,途经Ytri-Tunga农场时,绕到了海边。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些萌萌的海豹们。

今天见到的不太多,零零散散几只瘫在海边泽地上

见到有人过来,它们还翻了个身,傲娇的翘起了小尾巴。

在海滩边的礁石上,还爬着一些各式花式壳纹的小螺

有条纹的

有亮绿色的

还有各种杂色的,当时没有微距镜头,就用手机拍下了这些有趣的小螺。

依附在礁石上的藻类

5

雷克市区的古老建筑

2018年3月15日

  众人调戏完小海豹们,心满意足的回到了雷克市区。

冰岛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全岛最高的建筑,哈尔格林姆斯教堂就屹立在我们面前。

从正面看好像一座巨大的石化管风琴。

  这座教堂据说足足修了半个世纪才完工。

  同属欧洲的西班牙,热情洋溢的氛围和冰岛的“性冷淡”风截然不同,但对于信仰的笃定丝毫不差:高迪的圣家族大教堂,自19世纪开始修建,预计到2026年才会完工。跨越三个世纪的执念,影响着一颗又一颗心。

  看着眼前这座直指苍穹的大教堂,我心有所思:冰岛的子民,死后是否可以通过“管风琴”的琴键,一步一步直升极乐?

教堂前的这个雕像则是为了纪念冰岛独立之父雷弗尔?西格松而修建的。] 

在十九世纪,冰岛民族独立运动就是在他的领导下最终取得成功的,成功脱离了丹麦的附属国地垃。

站在雕像下拍教堂,结果旁边那个姐姐的拍照姿势把我秒杀了,哈哈

  虽然我没有任何的宗教信仰,但还是喜欢静静的坐在木凳上,去感受下那种特殊的气氛,平静下时常浮躁的内心。

  冰岛的人口不多,唱诗班活动也较少。每一次唱诗,就显得弥足珍贵。遗憾的是我并没有逢着一队身着素装的唱诗信徒,只有独自坐在教堂一隅,闭上眼睛,体会片刻的阒寂。

可是刚转头一出门,就在一家纪念器小店里,被世俗给淹没了——冰岛总是这样遍地充满可爱的小精致啊。

逛了下教堂周边的街道,有几家手工店还挺喜欢

跟几个当地小朋友,抱着这么大一个又丑又怪的老头合了张影,注意看双腿之间的那个小孩满眼都是戏的眼神。

店外的植物,好想搬回自己的奇幻花园啊。

听朋友说,这需要温差才能长得如此奇特,唉,不得不羡慕下当地的气候。

逛完市区,也到了约定的提车时间,目的地是冰岛当地最大的一个船运公司。

途中碰到一群野鸭摇摇摆摆的过马路,减速停下,得让它们先过。

取车的地方就是这家叫做SAMSKIP的船运公司了

  冰岛人的办事效率反正有点慢就是了,等了许久,能见到车。

  另外,我一直以为右边这个工作人员是女生,居然也来干这粗活儿,后来同伴说,怕是个男的吧。

  仔细瞧了瞧,这下就尴尬了,哈哈,对不起了啊,哥们儿!

  取完车看了下天色,十月的冰岛,白天非常短暂,从早上九点天亮到下午四点左右,就差不多快黑了。

夜色中的太阳航海者的雕塑

  随后,众人在夜色中开回Arnarstapi的路上,却收获了一路的极光。

  算起来这也是我第三次跟极光邂逅了,前两次都在芬兰,感觉能见到全靠运气,来之不易。

而此次冰岛之行,除了有几天多云或下雨外,极光啊,天天见!

6

《地心游记》里的斯奈菲尔火山

2018年3月15日

  隔天起个大早,因为凡尔纳《地心游记》的情结驱使,吃完早餐就急不可耐的拉着众人冲向了斯奈菲尔火山。

  脚下所踏土地,皆是数万年前地球血液的结合,现在却归于沉寂,镇守地球尽头。这样的苍茫美快要令我窒息,生灵在此湮没,人间在此终结。

边听音乐,边整理下一会要用到的器材群。

这里,可是书中地心世界的入口?心中满是期待,想着无限接近,然后一探究竟。

我幻想自己即将开始又一场地心历险,单反便是我的权杖,地下王国的精灵全将听命于我。

  可是冰岛的天气也跟冰岛的光影一样,变化无常——上一秒风和日丽,下一秒就要张开大口把你吞并——火山上空的云层慢慢凝聚出了一个大断层,透着一些末日的景像,随之刮起了超大的阵风。

  风力最强的时候,基本上身体必须倾斜很大的角度,才能逆着风行走。

  相比平常的风和日丽,其实从拍摄环境上,个人也更喜欢这种极端天气,观感和体感,都会大不一样,哈哈。

  跟狂风耗了足足三个小时,拍了一组视频素材后,一行人来到了一条支路旁。

查看了下地图,所处的大路是环斯奈菲尔火山半岛的边一圈,而这条小路,则是可以深入火山半径范围内。

想也不用想,直接就驶离了柏油路,拐进了全是火山石的小路。

地表全是苔地,上面依附着一层鲜红色的植被,恍若万年前喷涌还未冷却的血液。

车在火山周围缓慢的前行,这时突然发现正前方的山体有个白色的物体。

它就那样突兀的出现在半山腰上。

  换了长焦拍摄,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个天然形成的雪洞,不知道为何,我将它与《2012》里的诺亚方舟联系了起来。

7

意外遇到冰洞

2018年3月15日

  本以为这个季节还太温暖,来之前还特地问过几家当地的地接,都说不会有冰洞形成,却没想到在这里能碰见。

  正好想拍摄的视频也需要这样的素材,这完全就是意料之外的收获。于是趁着天黑前,我跟Jackie两人穿上了厚羽绒,再次顶着狂风,准备爬到半山去探索下这个冰洞。

  临走时,留下小雪一人在车里守着,因为气候太过恶劣,狂风中还夹带着冰雹,实在不适合女生同行。

  在心里盘算了下一来一回往返需要的时间,再加上拍摄,告诉她总共差不多一个小时,我们就会回到车上。

  顶着大风冰雹,两人缓慢的行进,没想到在过一条干涸的小河道时,我狠狠的摔了一跤,还好当时太冷了,小腿骨上没太多知觉,晚上回到酒店才察觉到好尼玛痛啊。

  二十多分钟后,我们逐渐接近冰洞,这才发现视角变化,跟远远看到的样子有了很大的不同。

这是在背阴面的沟谷里形成的冰洞,因为融水的冲刷,慢慢形成了现在看到的这个洞口。

一步一步上前,换个角度,才发现后半部原来是漏空透光的。

  这个冰洞也处于融化阶段,存在一定的不稳定性,所以我止步于洞口前拍摄了几张,就退了出来,可以看到稍薄的地方,冰层会变得透蓝起来。

  拍完所需素材,直到快到天黑我们才回到车上,结果两个人都是快冷傻的节奏。

虽然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地心入口”,但此行如此接近斯奈菲尔火山,还是让我感到心满意足啦。

回到大路上,继续绕着海边前行,我们打算去到草帽山看看,算是提前踩个点吧。

路上看到这艘放在陆地上的小船,应该是个改造过的小餐厅。

  抵达草帽山时,天色已黑,也有一层薄薄的雨雾,于是角度都没挑,就随手拍了一张到此一游照,表示我来过。

  因为草帽山不论是极光,星空又或者雪景都早已被无数人拍过,在我没有很好的拍摄想法之前,其实对这也提不起太大兴趣了,千篇一律或者大同小异,还不如不拍的好。

  当天的晚餐,就是汉堡加我的新神器,自家奇幻花园做的香脆辣椒,不管什么口味,都能给我变成川味,哈哈,这也确实大大解决了我在国外饮食上的尴尬问题,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在外面会饿瘦了。

偶尔换种辣椒粉也是阔以的,它的名字叫六婆。

8

流向天空的瀑布

2018年3月15日

  清晨,本以为天气会好转,想带着道具去酒店旁的海边拍些创作。

  可刚一出门,那风就差点把我给刮飞掉。

  心有不甘,打算在离开前,还是到海边看看。

  走到一片圆形地形的缺口处,从海面而来的大风,直接将水面上的大量白色泡沫刮起,顺着坡朝上,还夹带着沙石,朝我扑面而来。

  冰岛的许多景致都让我觉得确实是来到了世界尽头,甚至人间的尽头,跟它所在的地理位置一样。巨大的岩石,遒劲的蒿草,铁水般的波涛,汇聚成一副冷酷的景象。

  走到一个海边石孔前,每过几十秒,被狂风卷起的海浪就会涌进其中,巨大的撞击力足以让海水飞上几十米的高空,然后朝着我拍摄的方向洒落。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全身都湿透了。

  但这场景确实壮观,跟间歇泉的感觉还不一样,而且关键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必须还得碰上这么变态的一个大风天气才行。

  小心翼翼的踏上了石拱上,本来是计划在天空带有密度时,穿上一件先知长袍,抱着一个会发光的月球灯在上面摆摆造型的。

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想那么多了,首先我得保证自己不会被强风给刮下去。

其次,就任由自己在风中凌乱了,呵呵哒。

  而且我还随时担心帮我拍这个角度的同伴,会被突然涌起几十米高的海水喷一脸,人湿了没关系,相机湿了可咋办呀,哈哈。

  瀑布逆流不常见到吧?

  但是在这里,一眼远眺就能看到四条瀑布同时在逆流,虽然这张照片我没有将几条瀑布全部拍下来,但仍然可以想象那种身临其境的震撼,风力是有多么的强烈。

  强风过后,整个冰岛又从暗灰的色彩里恢复了过来。一路朝北,沿途的小房子仍然静静的卧在那里。

  忽明忽暗的色调,忽冷忽热的城市氛围,让我愈发爱上这座城。任何一种心情都可以在这里安放。

来到一个巨大的山谷间

  山顶的积雪化成溪流,就这样通向远方的海。

  上游的居民可以将自己的秘密嘱托给水流,交寄给下游;而下游的孤独只能讲给大海听,大海包容一切,尤其是冰岛,北冰洋容纳万象,因此容纳每一颗暗夜的心脏。

这座山脊在雾气的衬托下,像极了《权利的游戏》里的绝境长城。

高耸的墙体,覆满皑皑白雪,阻挡着那些那自极北之地的异物们。

爬上半山,拾起这簇苔藓,充满了生命力的鲜嫩,低首轻嗅了下,一股自然的芬香。

这些石花,一圈圈的扩大

每扩大一圈,都是光阴慢慢的沉淀。

9

仿佛来到日本

2018年3月15日

  群峰下的孤独小屋。

  我也想有这样一处与尘世隔绝的寄托之所,睁眼即是天堂,闭眼即是吾乡。混沌之间,欲起欲灭,都是来世。

途经阿克雷里附近,这里是冰岛第二大城市,同时也是是冰岛北部最大的城市,一眼望去,整个城市依着雪山,傍着峡湾,环境非常诱人。

这个景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到了日本

峡湾对面的平顶山脉,覆着积雪

雨云翻腾其上,加上阳光的渲染,很羡慕能长年生活在山脚下的人们。

一艘小艇掠过海面

惊起一群候鸟 

10

极光、火山、瀑布

2018年3月15日

       当晚,我们住在米湖附近的一家酒店。

       酒店的特殊服务就是夜里出现极光时,会拨打电话挨个儿通知每个房间。

于是,在接到电话通知后,驱车寻了个没有太多灯光的野地,拍了一组极光的延时。

今夜,极光非常绚烂。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只愿浮游天地之间。

        晨起,迷雾中的Hverfell火山口,当时就觉得似曾见过的感觉,后来经查证,果然出现在《权力的游戏》里。

      来到这片名叫Hverir的地热区,这里的地表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钙质,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硫磺味,有点像臭鸡蛋的味道。

       地热蒸汽就从这个地缝隙口中溢出 靠近后保持适当的距离会感受到气体携带的温度,但如果离得太近,就会被烫伤。

远处的山体隐藏在大雾里若隐若现。

       纯黑色的地表上布满各种乱石,它们好似远方来客,寄居在冰岛大地,每到夜晚便仰视宇宙,终有一天要回到光年外的家乡。

所以此处非常适合环境人像

在漫天的水雾中,黛提瀑布挟着从瓦特纳冰川的融水奔腾而来。

不知水流承载着什么样的回忆,又不知它将去往何方。

11

普罗米修斯与人像

2018年3月15日

      再从四十四米高的断层倾泻其下,只有身临其境,才明白为何当初《普罗米修斯》剧组会选择将黛提瀑布作为地球生命起源的取景地。

让小雪换上一袭红裙,站在大瀑布的悬崖边。

红色代表着指引、灵感、希望,还有内心所渴望的感情。

裙摆被瀑布水流所产生的气流绕动掀起,不停的舞动,就像一抹火红的精灵跳跃在生命之瀑上。

熟悉吗?我也换上了《普罗米修斯》开场时,那个太空工程师的黑袍,向这部喜爱的电影致敬。

当我面向瀑布,闭上双眼,澎湃的力量向我扑面而来

那抹火红又跃到了乱石之巅

配合着冰岛特有的灰调,在湿冷的阴郁中仍然激荡着内心的创作欲望。

这样强烈的对比,几乎不需要任何后期就能在这里完成

拱舞起来的红色裙摆,跟某幅古典画卷里的战场有些重叠 

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按下快门

那抹红,赋予了一个普通躯体下独特的灵魂印记,和追求内心向往的一丝欲望。

  想到遥远的藏区,那儿也是有着无尽的红。虔诚的众人,也是身着红裙,闲庭信步却又万分笃定地行走在高原大地上,唯一的方向便是圣山,三步一叩,两部一拜,只有远方。

拍摄间歇,到瀑布边取走了一小瓶黛提瀑布的黑水

打算带回家里的奇幻花园中保存,再贴上采集地标签

晚霞将柏油路面都映出了霞辉

打算调头回到之前的地热处再创作一番

抢着最后的天光拍下了这张暗调的环境人像 

环境太暗,强行拍摄的结果就是噪点太多,所以这张做了简单的黑白处理。

看来只能明天早些再来此地拍摄了。

昨天在雾里若隐若现的Hverfell火山口,今天也在我们面前完全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再次来到地热带

依然蒸汽缭绕 泉水沸腾

行走其间,会觉得自己行走在世界的边缘。

不得不感慨大自然的神奇之处,如此的地貌,处处充满着美丽和危险 

12

火山口的红衣女郎

2018年3月15日

让小雪换上一身红袍,准备抓紧时间拍摄一组人像 

让小雪换上一身红袍,准备抓紧时间拍摄一组人像 

其实不需要文字去描述

也不需要看清红袍女子的脸庞,

她带着一丝神秘的气息

若隐若现的面容藏在微弱的阴影中

就像心中那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可以原地起舞

旋转

飘逸

充满张力

再加上雾气的烘托

神秘感扑面而来

最先还想着没法带烟饼上飞机,来了才知道,烟饼真显得多余了

只是在这里拍照的阻碍是,首先得忍着满鼻的硫磺味。不过还好,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臭。

第二就是拍完之后,几乎全身都被蒸汽烘得湿透,一离开蒸汽范围,就会马上觉得好冷。

镜头离地热口稍得远些,这时看着像极了古战场上的烽火台

可惜时间很赶,没能好好的创作。

拍了几张常规意境,就得赶去下一个场景。

  来到一片冰蓝色的湖边,其实这里是一座地热电站,因为整个米湖区域地下蕴藏着丰富的地热及硫磺资源,冰岛人利用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就地取材、开发能源,主要用于发电及热水生产。

  整个热电站区域除了我们未见一人,在电站顶部圆柱形的排气口上不停地释放着浓重而无污染的水蒸气。

网友评论(30)
亲!回复凑个热闹吧
智慧如你,不想发表一点想法咩~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登录